全国24小时咨询热线0755-89821878
台积电TSMC的发家故事
发布时间:2023-10-29    浏览:991 次  

      巅峰时期全球60%的芯片都由台积电生产,营收346亿美金,是全球最大的晶圆代工企业,也是全球首家提供七纳米代工服务的工厂,三十多年来,台积电一路从小啰啰成本长为大魔王,甚至打败美国的一众硬对手,像苹果、高通、华为海思、超威半导体、联发科,一众客户揽入怀中。要讲台积电的故事,就要从张忠谋讲起。

晶圆图片.jpeg

      张仲谋,生于一九三一年,祖籍浙江,父亲是宁波市鄞县财政局局长,母亲是清代著名藏书家徐时栋的后人,不仅出生在书香门第还是个官二代,不过呢,虽说张总出生就已经赢在了起跑线上,但是这个出生时间属实是不太好,一九三一年到一九四零年期间一家人为这躲避战乱,辗转迁徙南京,广州,重庆上海,香港,所以张总童年的大部分时间不是在躲避战乱,就是在躲避战争的路上。好不容易一家人定居在了香港,安身没了两年,到1941年香港和九龙就被日本占领,这一家人被迫逃往重庆,老爷子总算能安稳有个学上。


      之后张总就在学习上展现了惊人的天赋,18岁凭着优异的成绩去了哈佛,读了一年之后,觉得无聊了,就转到了麻省理工读机械工程,这简历放到人才市场绝对可以秒杀一大波人,1955年考博失败的张总正式踏上了求职之路,然后就收到了OFFER,收到到手软,这些OFFER里的张总最相中的就是福特公司,公司待遇好不说专业还最对口,第二中意的是希凡尼亚,这个公司是一个以半导体为材料的晶体管公司,虽说自己是对这个这个东西一窍不通,但是人家待遇好,而且比福特给的还高一美元,就是因为这一美元老爷子就去找福特谈条件了,不为别的就想涨工资,结果让福特给拒绝了,于是张总一气之下就成了希凡尼亚的半导体部门工程师,自此正式踏入半导体行业。也就是在这一年戈登.摩尔进入了肖克利半导体实验室,后来张老爷子创办台积电,摩尔创建了英特尔,半导体行业的两个明星已经就位,半导体的故事也正式开始。


       刚进公司张老爷子对这个半导体是一窍不通的,所以就开始使劲学好,不容易学有所成了,公司要不行了,希凡尼亚因为技术落后,马上就被竞争对手吃干净了,张总被迫跳槽去了德州仪器,成为了德州仪器的第一个中国员工,别看德州仪器现在是赫赫有名,当初他还只是一个年营业额不到一亿的小选手,张老爷子在德州仪器开始大展雄风,用三年的时间,就从一个新人菜鸟一路做到了项目主管,手底下管着20多名工程师,和老爷子同期入职的还有杰克.基尔比,这个人也是个大佬,老爷子天天找他喝咖啡聊工作,然后就见证了集成电路的诞生,没错,这人就是集成电路的发明者,之后德州仪器还给张老爷子发了员工福利,让他去斯坦福考个博士,工资照发,考上了,学费还全免。老爷子心想还有这好事,直接发奋图强,用了两年半的时间成功给自己镀了个金,学业顺风顺水,事业也就蒸蒸日上,耗时8年,老爷子直接从项目经理爬到了公司三把手,资深副总裁外加高级职业经理人的位置,真正做到了二人之下万人之上,这时的德州仪器已经成为世界第一,有全球的6万员工,其中一半归老爷子管,老爷子成为了最早进入美国大型公司最高管理层的华人,然后德州仪器就开始走下坡路了;


       70年末英特尔在内存市场所向无敌,当时德州仪器的总裁更加重视消费型电子产品,想跟英特尔一起分蛋糕,决定减少半导体研究的经费投入,这老爷子能同意吗?性质又很刚烈,也不愿意妥协,于是老爷子就出走通用仪器,担任总裁,一待就是四年,但是杀伐果断的张忠谋让董事会也不喜,被踢出了局!老爷子的前半生至此告一段落,还好32年的职业生涯早就让老爷子赚的盆满钵满,吃喝玩乐不值一提,悠哉哉哉的开始着他的养老生活,但是如果张老爷子这次喝茶下棋、遛鸟养花,那半导体的历史就不会出现这个名字了,边了两年的养老生活,张老爷子突然收到了来自中国台湾的邀请函,请张忠谋出山,担任工业技术研究院院长,于是,1985年张老爷子带着30年工作经验和对半导体的一腔热血来到台湾,正式开启了他的传奇的下半生,台积电也应运而生。


      台积电在成立背景也是相当复杂,1972年蒋介石的大儿子蒋经国当了台湾行政学院院长,要求台湾当局转变台湾经济发展方向,因为台湾通过劳动力拉到了第一桶金,当然随着劳动力的成本优势下降台湾的传统。,蒋介石的大儿子蒋经国当上了台湾行政院院院长,要求台湾当局转变台湾的经济发展方向,因为台湾通过劳动力捞到了第一桶金,但是随着劳动力的成本优势下降,台湾的传统产业发展无力,台当局就打算往技术走一走了,但是以当时台湾的实力举全省之力也不能全面发展,只能挑一两个进行攻坚,所以1973年台湾特意成立了一个以官方资金为主的半官方产业技术研发机构,帮助台湾转型这个机构呢,就是工业技术研究院,在台北的一个豆浆店里,台湾一众科研大拿开了一个会,其中美国无线电公司的潘文渊,极力主张梭哈集成电路,给其他几个人说的是五迷三道服里服气的,这个会议呢,史称“豆浆店会议”,彻底拉开了两岸半导体发展的差距,这场会议之后,潘文渊闭关十天,写出了“集成电路计划草案”,在美国叫上了一群华人专家组成电子技术顾问委员会,简称TAC,同时花了350万美元和美国无线电公司签订合作,让美国无线电公司代训330位电路设计,晶圆制作,封装测试,应用等方面的人才,然后台湾当局就一边到海外招兵习马,一边派年轻工程师去美国无线电信公司培训取经,被派出去的这帮人,最后也成了台湾半导体行业的中流砥柱,像工研院院长史金泰,联发科董事长蔡明介,台积电副董事长曾繁诚,旺宏电子前董事长胡定华等等;


       最后人才技术和钱都有了,工研院就开始弄示范工厂,当然也是成果颇丰,从香港电子表商那里接了10万枚芯片的订单,既然有了回报,台湾当局就一拍脑门,打算把全部身价全部压在半导体产业上,于是又派出台湾科技教父李国鼎去搜罗人才,给即将成立的新厂找个领头人,于是张忠谋被请到了台湾,1987年,背着政府的资金和信用,用着工研院的技术设备和台湾10多年培养的半导体人才储备,肩负着整个台湾未来希望的台积电诞生了!


       1987年,是一个很神奇的年份,韩国三星在李健熙的带领下正式开始第二次创业,进军半导体行业,中国深圳43岁的任正非创办了华为,命运的齿轮开始转动,要知道在台积电成立之前,其他半导体公司的运作模式都是同一个,就是芯片从设计到生产都是公司内部独立完成的,这种模式有一个专业名词叫做IDM,在当时最为典型的有三家公司,分别是英特尔,三星以及德州仪器,而集成电路又有三个特点,第一就是难,第二是贵,第三个就是快!


       先说难,集成电路的工业技术十分复杂,要经历几千个工序不止,就拿7纳米制程芯片举例,相当于在一平方毫米的面积上按照图样放上1.1亿根晶体管;再说贵,一座5纳米的工艺晶圆厂,就要投资200亿美金,IC制造环节的整体投资占整个半导体投资的64%,是半导体产业链上最贵的一环;最后一个就是快,对于制造商来说时间到了,要是没产出来,那市场就直接被竞争对手给瓜分掉了,技术差距一拉开,要么死要么等死,所以一众芯片制造商,都是咬紧牙关不放松,生怕一个不小心就被竞争对手吃的连骨头都不剩了,又难又贵还得快,那些设计、制造、封装一起包揽的芯片巨头都是表面上笑嘻嘻,心里苦唧唧,整个一个有苦说不出,然后深耕半导体行业多年的张老爷子十分了解这些半导体公司的苦楚,费时费力又费钱,还只能硬着头皮上,再加上业内的竞争十分激烈,如果还是走芯片公司的老路,很难有出头之日,冥思苦想了好几天,然后张老爷子就顿悟了,设计和制造分离不就行了,省钱省力还省心,台积电另辟蹊径,创造了代工模式。

晶圆图片1.jpg

       晶圆代工只生产别人设计的芯片,本身我不做设计,生产和销售自有芯片,跟众多大厂相比,台积电就是一个小啰啰,资源有限,没钱搞事,只做芯片制造才能集中资源,定点突破,踏上山头,还不跟客户竞争,让金主爸爸用的放心,钱花的也安心!而这一开创性的举措彻底改变了全球半导体产业的运作,也是台积电成为全球晶圆代工行业领先企业的最重要原因之一,当然这些都是后话了!首创晶圆代工的商业模式毕竟英特尔、摩托罗拉、三星这些巨头已经深耕多年,所以台积电在他们面前呢就是个渣渣,再加上代工模式的首创性,在市场的信誉度基本为零,所以它一定是举步维艰,没名气就是没客户,没客户就是没钱,这可怎么办?要搁别人就愁坏了,但是张忠谋,可不是一般人,30年的工作经验可不是吹来的,入行早经验多,如今台面上的所有半导体,巨头公司的掌门人几乎都是他的朋友或者后辈。很多人见到张老爷子都喊一声前辈,这不就能刷脸了吗?1988年张老爷子把他的朋友从美国请到了台积电,而这位老朋友呢,就是英特尔的三个创始人之一,安迪.格鲁夫。当时的英特尔正往CPU上一往无前的要研发出了CPU,研发设计是关键,张总吃准的英特尔会砍掉制造方面的资金,算盘是打的啪啪作响,所以格鲁夫这刚一落地,张老爷子就开始游说了,把设计好的芯片交给台积电生产,英特尔,你就专心搞研发这不是双赢吗?省得你租借别人的生产线被别人偷设计,我们呢,绝对能给你保护好商业机密,还不跟你抢创意,专门帮你们搞制造,张忠谋顺便带着格鲁夫在台积电厂里面转了一圈,发现台积电里面都是人才啊,生产设备也是完善。外加上老友和台政府的背书,台积电顺利拿到英特尔资质认证和产品代工订单,自此台积电才算有了立身之地。


       通过认证,台积电算是拿到了世界半导体行业的入场券,然后他又联系上了麻省理工的师弟欧文.雅格布斯,也就是高通的创始人拿到了无线芯片的订单,台积电创始初期大部分的订单都是这样拿来的,人脉资源成了早期帮助台积电渡过难关的最重要因素。这也可以看出来在技术与专利壁垒森严,资金密集的芯片这个行业没有人脉,你连入场券都看不到,除了刷脸拿来的订单,张老爷子还帮台积电从美国挖人,从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挖来了技术执行官胡正明,从AMD挖来了杨孟松,从惠普挖来了蒋尚义,台积电也迅速开始增肥,台积电的迅猛发展,离不开美国的大力支持!


       至于美国为什么会大力支持台积电的发展呢?原因很简单,那就是美国慌啊。上个世纪八年代日本的半导体崛起了,日本在美国这个好兄弟的扶持下,高科技行业是迅猛发展,东芝、三菱、松下,索尼、夏普等等技术公司崛起,虽然美国知道日本在技术上突飞猛进,但是他们根本就不在意,再猛进也超不过美国,于是继续向日本提供技术支持和专利售卖,一心扶着自己的小弟成长,结果出事了,教会徒弟饿死师傅了,在美国奶妈的辅助下,80年代日系包揽全球芯片企业的前三把交椅,一度把英特尔逼到了悬崖边上,尤其是在录像机用的随机存储器上,日本半导体企业直接采用了售价比对方低10%和大量生产存储芯片,让市场过饱和供应的策略,成功让D-RAM存储芯片的价格从100美元暴跌到5美元,跌幅高达90%以上,很快美国半导体企业撑不住了,美国AMD的利润直接下降了60%,英特尔也是遭受了重创,净亏损1.73亿美金,裁员7000人,日本富尔通底气很足,甚至打算收购仙童半导体公司80%的股份。仙童半导体是硅谷的摇篮,给硅谷带来了成千上万的人才,这给老美气得,我拿你当小弟,结果你耍阴的,玩背刺。


       本来日本半导体的家底都是美国给的,美国修理日本自然也是不缺手段,所以历史上第一次芯片战争来了,1981年的时候,日本日立公司的林贤治,被派到美国挖人才,机缘巧合之下认识了IBM公司即将退休的高级经理卡拉翰,两个人那是一个相谈甚欢,推心置腹。一天,卡拉翰把林贤治拉到了角落,说自己手里上有27卷IBM公司最新产品情报和资料,我给你10卷,只要52万美金,林贤治心动了呀,52万换取一个大功一件,绝对值!当即表示自己还想要更多资料,就在第二次交易,换取剩下17卷资料的时候,林贤治左等右等都没等来卡拉翰,却等来了一大堆FBI,说日本企业窃取美国技术,当场就把林贤治给拿下了来,这是美国FBI特工伪装成IBM工程师的一次钓鱼执法,也是在同一天日本三菱公司的工程师木村也落入了FBI的圈套,当他带着窃取IBM公司一份高级技术资料,准备回国的时候直接在旧金山国际机场被按下了。这起经济间谍事件曝光之后,很快就登上了世界各大媒体的头条,被称为20世纪最大的产业间谍事件!


       针对日本公司的窃密行为,美国舆论四起,说日本工业间谍对美国硅谷的冲击不亚于40年前对珍珠港的偷袭。还特意把这个事件称为“新珍珠港事件”,这次钓鱼执法是极为成功的。日立和三菱被美国法律整得元气大伤,不得不接受美国派人入驻企业还得进行商业督查,是不是跟我国的某些企业比较像,在芯片战争之下,美国又发动了经济战争,对日本进行双重打击,1985年美国逼迫日本签订了广场协议,美国金融专家们不断对美元进行口头干预,在不到三年的时间里,美元对日元贬值了50%,日本开始陷入泡沫经济,最低跌到了一美元对120日元。1986年初美国裁定日本D- RAM存储芯片存在倾销行为,对日本征收100%的反倾销税,1986年末在美国强大的军事实力压制下,日本被迫和美国签订了不平等的“日美半导体协定”,这个协议有多变态呢?变态到中国同胞看了能暗爽的程度,协议要求日本打开半导体市场,美国半导体在日本的市场份额必须涨到20%以上,还严禁日本半导体低价在美国或其他国家市场倾销,售价需要通过美国核算成本才可以定价出售,同时还命令禁止日本富士通收购美国仙童半导体公司,是有点睚眦必爆的味道了,与此同时呢,美国还是不放心日本,于是又在东亚物色别的代理商,所以三星和台积电才开始崛起。


       不仅给予韩国关税和技术支持,还主动帮助韩国挖日本的产线、技术、人才!韩国也很会做,在取代日本成为全球半导体产业中心后选择向美国先投降,让华尔街入股三星等集团来避免芯片战争。台积电在美国的扶持下,摸着日本过河,靠着日企挖人,外加廉价劳动力的优势,台积电的发展可不是一般的猛,台积电只搞晶圆代工,直接给美国交了投名状,美国芯片企业专搞设计,坐办公室就能赚到手软,制造部分通通交给东亚,台积电1997年,在美国上市外资控股直接超过了80%,第大股东美国花旗托管台积电存托凭证装户,持股比例为20.54%,二股东是美国摩根大通,美国直接拿走了台积电49%的股份,创始人张忠谋的股份只有0.483%,别说张忠谋了,连台湾地区政府才持股6.38%,这些人的股份加一起都不够美国人塞牙缝的,台积电这是一点话语权都没有啊,所以美国要求台积电上交机密数据,台积电交了,推出了520亿美元芯片补贴计划要求台积电赴美建厂,台积电也同意了!如今台积电已经在美国建了5纳米工厂,还计划在美国建设3纳米工厂,虽然现在事情有所反转,当然也不得不承认台积电和美国的关系,而日本半导体的结局如大家所见,1991年日本的统计,美国半导体行业的市场份额已经占到了22%,但是美国仍旧认为是20%以下,所以再次强迫日本签订了第二次半导体协议,在美国的残酷打压之下,1995年之后,日本半导体产业断崖式下跌,当然美国还想逼迫日本签订第三次的不平等半导体条约,将日本吃干抹净。最后因为日本联合欧美斡旋而不了了之,美国花了不到10年的时间,就从日本手里夺回了全球半导体的市场份额,上船够早的,并有美国一路绿灯,且有台湾政府举台之力持续投喂,台积电是第一个吃了晶圆代工的螃蟹,并条件齐备,借助智能手机的普及,一步步发展成为行业龙头老大,同时还给美国政府交了保护费,帮大量芯片设计公司节约成本,专心设计!

填写表单,获取产品询盘报价X
/newsshow/taijidiantsmcdefajiagushi.html
  • 彭经理

  • 微信咨询

    13631534891
  • 询盘报价

  • 返回顶部